希德勒斯顿夫人赤锁

老公是抖森/佩佩/本尼/一美/德普。
麓黑不管怼没怼过都拉黑




混我英/漫威一些圈子
是文风辣鸡的家伙

归乡组,罗赛尔克莱恩

  一:归乡组

  罗塞尔第一次见到克莱恩,就突然升起一种想将手里东西摔出去的欲望。

  “这个小子我见过。”

  红楼梦,他只在初中囫囵看了一遍,因为它的名字出现在暑假作业的书单读后感上面。

  即使当上非凡者,做出了那么多发明,也没再想起过这本他从前认为毫无意义的书。

  但他就是突然想起来了,在见到克莱恩之后。

  如果说贝尔纳黛的存在使他感到与这个荒谬的世界开始融合,那克莱恩的存在就是让他熟悉,惊喜和放松,甚至是想要热泪盈眶的激动。

  也使得罗赛尔恍然想起————

  我叫黄涛。

  

  

  知道痛苦里有人同行,对可怜人来说,是种慰藉。

  自己刚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自以为是天选之子,堕落,奢靡,床上不停更换的贵族夫人小姐……

  克莱恩是特别的。

  “所有人都会死,包括我。”

  他是个温柔的人,即使自己孤身一人行走在荒诞可怖的异界,也愿意对渺小的陌生人伸出手掌。



  他走进了非凡的世界,顺从了他的日记。

  嘿,你好老乡,你好占卜师。



  瞧瞧他听到“自己”的名言时候的表情,僵住的脸部肌肉。

  黄涛的嘴角上扬,凑过去点了点克莱恩不自然的脸。

  看着他一点点学着扮演,学着想办法报销,学着体术和射击。

  

  邪神之子降临。

  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

  你也应该是天选之子哎!

  

  哦,好吧,自己掀自己的棺材板。

  这个时候我应该先去压住物理学家的棺材板,还是应该竖起大拇指对你说不愧是你?

  

  “你们拯救了延根。”

  复仇在你心中占了多少分量?

  

  

  看看他的梦吧。

  我看到一位士兵在贝克兰德公园的长椅上发呆

一位贵族模样的绅士狼狈地躲避一位精灵

一个沉默的苦修士独自祈祷

一个巨人笑容明朗,和蔼可亲

我看到一个小女孩偷偷翻看妹妹的课本

一位邋遢的老人在餐桌上享受切开的火腿

另一位老人与他的妻子共看夕阳

一位绅士向他的队员们补充险些忘记的说明

我什么也看不见了。

“这个世界本来就充满了莫名其妙的死亡。”

我听到他说了,我知道他醒了。

  

  

  小丑,魔法师,无面人,秘偶大师……

  当上小丑就没那么多表情了,少了很多乐趣。

  半神就能感应到我的存在了……

  再见,老乡。

  

  

  偷偷去造个日记吧,在这里,原本13亿人共用的文字也好似变成了你我之间的秘密。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

  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

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

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

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此证

  黄涛与……

  

  

  啊……到最后还是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一定是个,很好听的中文名字。

  能在自己的舌尖上滚动,磨软了棱角,咽到心里去,换个地方舞蹈。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

  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

  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

  

  

霍格沃兹神奇事件

  六、

  校园写手大佬魔术师小姐出版小说————《红眼俏巫师与他不得不说的半巨人先生》火爆大卖中……

  被众同学怀疑为主角原型的埃姆林·怀特同学拒不承认自己与中途转院来赫奇帕奇的前格兰芬多有关。

  “但总去他宿舍的赫奇帕奇只有你吧!”

  

  以及即将推出的新作《疯狂傲罗和挑衅者》,据说许诺稿费与傲罗处主任格尔曼·斯帕罗二八分。

  

  某对家作者0-08也迅速开出新书的连载《伟大巫师的恋物癖———阿罗德斯篇》。

  并受邀报道一则预言家日报头条,“震惊!!!巫师界不吃蘑菇的原因竟然是……”

  

  

  

  七、

  克莱恩·莫雷蒂同学从不好好叫伦纳德的名字。

  “伦大铲子!”

  “伦铲子!”

  经过两年的疑惑,终于搜集全了事情的原因。

  事情发生在两人5岁的时候,还在玩过家家的游戏。

  5岁的克莱恩着急回家吃梅丽莎做的嫩豌豆炖羊羔肉。就偷偷给自己立了个小木牌儿,和伦纳德说自己死掉了,不能继续玩过家家了。

  “我当时真的以为他死了。”现在的伦纳德咬牙切齿。

  第二天克莱恩就看见他拿了一把小铲子,哭着把自己的‘坟’给挖了,还掏了个两英尺的洞。

  

  

  八、

  伦纳德三年级前一直认为自己是下一个哈利波特。

  “我就是主角,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听我的,我是主角。”

  他的爷爷帕列斯先生一直很担忧自己孙子的智商。

  帕列斯甚至想过造个魂器帮伦纳德的思考。

  并且严重怀疑是家族世仇阿蒙偷走了孙子的脑子。

  看看这脸,帅吗?

  智商换的。

  

  

  

  九、


  克莱恩上占卜课时,杯子里的茶渣是个圆形。

  他坚信这是金加隆的形状。

  “这说明我以后会很有钱。”

  但当他递给老师试图得到更确定的解读时,杯子莫名其妙碎了。

  茶渣撒了一地。

  老师可怜的摸了摸克莱恩的头,“这预示了这是你一辈子求而不得的东西,告诉我,这是什么?”

  “没什么,就是个茶渣。”克莱恩咬牙,并拒绝承认这和钱有关。

  

  

  

  十、

  克莱恩上黑魔法防御术的时候引起了一些骚乱。

  当他还在担心自己的博格特会变成破碎的英镑时,已经轮到他了。

  博格特似乎都稍微愣了一下,没那么迅速的变成了一棵树。

  对,就是,就是那种树。

  “那树长得像个女人,对克莱恩大喊想给他生个孩子……”

  伦纳德迟疑着描述,果断向黑夜校长举报。

  没想到克莱恩你个浓眉大眼的也不是个正经人!!!!

  “不过后来他念了滑稽滑稽以后,树就变成一个婴儿,手里拿了张纸,似乎在哭着折千纸鹤……”

  

  

  

  十一、

  霍格沃兹的俱乐部多种多样。

  极光会俱乐部入会送装备,红色的宝石戒指吸引许多人参加。

  降智+1

  降智+10

  降智+100

  ……

  “我感觉我有点不太对……”

  “别说了,赞美主!!!”

  

  还有风暴俱乐部是个音乐俱乐部。

  它的成员总是张开嘴巴,嘶哑的高歌,

  “冲激,冲激,冲激,

  “大海啊,冲激灰而冷的岩石!

  

  “冲激,冲激,冲激,

  “大海啊,在岩石脚下崩裂!”

  ……

  总之分院帽十分喜欢和他们交流:)

  

  

  而魔女教会明明都是女孩子,却总喜欢向男孩子推销并拉他们入会……

  

 

  

  

  

求热度,求推荐!!!!!

霍格沃茨神奇事件(走上沙雕的路一去不复返)

  一、

 
 

  霍格沃兹迎来了新一届新生。

 
 

  分院帽在还没落到克莱恩尚未倒退的发际线时,就高高地喊出斯莱特林。

 
 

  小蛇们看见了眼神欣慰的阿兹克院长。

 
 

  据后来采访的分院帽描述:

 
 

  “当时就是很可怕,很吓人,我只是一个帽子。”

 
 

  不过分院帽表示,它悄悄在克莱恩耳边推销了多宁斯曼树汁。

 
 

  

 
 

  二、

 
 

  格兰芬多已毕业的名人罗赛尔同学十分喜欢记日记,毕业前曾将它公开出来。

 
 

  其他同学看不懂就觉得十分高大上。

 
 

  “是设计的魔法炼金物品的手稿吧?”

 
 

  “是如何提升魔力的方法也说不定。”

 
 

  “一定是新的魔药配方。”

 
 

  甚至有人怀疑与前魔王里德尔的日记一样。

 
 

  那个价值不到一银可西的笔记本,被称为“罗赛尔的神秘笔记。”

 
 

  占卜学教授愚者先生拿学院分聘请偷日记的人才。

 
 

  “梅迪奇的女朋友真漂亮,还热情似火。”

 
 

  愚者的表情越来越怪异。

 
 

  “我***,梅迪奇tm想要肛我???”

 
 

  罗赛尔公开处刑。

 
 

  罗赛尔风评被害。

 
 

  

 
 

  三、

 
 

  魔药学教授老尼尔是个经验丰富的教授。

 
 

  他教导最多的是如何让学校报销各种东西,比如熬魔药时溅上污点的袍子。

 
 

  他的得意门生克莱恩表示,袍子洗一洗还能穿,这样报销的钱又可以买一套新的了。

 
 

  “赞美黑夜校长,因为教学生导致的便秘算不算工伤,便秘魔药的材料钱能报一下吗?”

 
 

  

 
 

  四、

 
 

  外号冰山的拉文克劳艾德雯娜同学曾和赫敏同学谈论过,不会掌握八门外语的巫师是否可以毕业。

 
 

  扯过她头发的格兰芬多同年级生安德森与她的众追求者表示惊恐。

 
 

  校方正在商量中,并推出了一打五厘米厚的学习资料————的目录。

 
 

  

 
 

  五、

 
 

  斯莱特林设立了一个心理咨询室。

 
 

  斯莱特林最耀眼的宝石奥黛丽小姐,帮助许多人解决了心理问题。

 
 

  可惜的是,奥黛丽小姐一直跟着帷帐交流。

 
 

  当然,奥黛丽小姐的声音也十分好听——来自舔狗的呐喊。

 
 

  奥黛丽心理咨询室有条不絮的进行了不短的时间。

  

 
 

  直到一个格兰芬多。

 
 

  戴里克同学的魔杖不小心发出了一个荧光闪烁。

 
 

  很亮,能透过帷帐看到影子的那种亮。

 
 

  我看到了一只狗?

 
 

  奥黛丽小姐的阿尼玛格斯?

 
 

  阿尼玛格斯能说话吗?

 
 

  猛男疑惑 jpg.

 
 

  

 
 

  五、

 
 

  克莱恩·莫雷蒂入学时引起了不少关注。

 
 

  比如他和斯莱特林院长的关系:

 
 

  “下注了下注了,情人压一赔十,父子压一赔一点五了!”

 
 

  奇怪的是赔率相差这么大的情况下,后者还是热门。

 
 

  

 
 

  比如他为什么会得到黑夜校长的特别注意:

 
 

  “下一任黑魔王?”

 
 

  “不不不,它是我的猫啦。”

 
 

  校长笑着摆手。

 
 

  

 
 

  神奇动物爱好者最好奇的是克莱恩的猫头鹰。

 
 

  每一次都要一枚金加隆,太奢侈了吧。

 
 

  他的猫头鹰的头能转360度???

 
 

  有的时候花色会出现微微的区别,4只猫头鹰?

 
 

  “是是同一只哦,会要金币的猫头鹰也找不出第二只吧?”克莱恩澄清。

 
 

  偶尔会把得到的金加隆送给拉文克劳的莎伦小姐。

 
 

  调查者在本子上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克雷恩·莫雷蒂真是一个神奇的人啊……

 

种太阳(什么沙雕)

  我有一个美丽的愿望

 
 

长大以后能播种克莱恩

 
 

播种一颗周明瑞一颗就够了

 
 

会结出许多的许多的套娃

 
 

一颗克莱恩送给送给阿兹克

 
 

一颗占卜家送给送给邓恩

 
 

一颗愚者挂在挂在灰雾之上的座椅上

 
 

一颗格尔曼挂在悬赏上 挂在悬赏上

 
 

啦啦啦 种周周

 
 

啦啦啦 种小克

 
 

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

 
 

种阿蒙

 
 

到那个时候世界每个角落

 
 

都会变得 都会变得污染又强盗

 
 

我有一个美丽的愿望

 
 

长大以后能播种克莱恩

 
 

播种一颗周明瑞一颗就够了

 
 

会结出许多的许多的马甲

 
 

一颗世界送给送给伦纳德

 
 

一颗格尔曼送给送给达尼兹

 
 

一颗道恩挂在挂在富翁的家里

 
 

一颗夏洛克挂在教堂里 挂在丰收教堂里

 
 

啦啦啦 种周周

 
 

啦啦啦 种小克

 
 

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

 
 

种帕列斯

 
 

到那个时候世界每个角落

 
 

都会变得 都会变得爷慈孙不孝

 

这个人骗了阴阳师游戏账号,注意一下,大家小心,

【爆豪胜己甜饼】当他说谎会发光

  很久很久以前和【七年】太太要了授权的梗

        ooc预警?


——————————————————


     你有个男朋友,他是个浑身上下都是自尊心的男生,是个黄发红眸的少年,是个目标坚定的预备英雄。


  他叫爆豪胜己。


  “我的名字未来一定会在最高纳税金额榜上。”


  


  你们打小就认识。初次认识这个头发奶金色的暴躁家伙是在很小的时候。


  你大白天蹲在超市旁边的马路上,低头抚摸着自己的影子,一边低声颤抖着说不哭不哭,一边掉下几颗金豆子,落在柏油路上晕开成小小的深色的一个圆。


  那个时候来往匆匆的大人中,却只有一个小小的孩子站到你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你,口气说不上友好。


  “喂,找不到爸爸妈妈了吗?”


  你抬头小心翼翼的看向他,反倒被吓得眼泪更多了些,但你还是颤颤巍巍的点了点头。


  他说要帮你找到父母。


  “你……为什么要帮我啊?”你吸吸鼻子,拉着他的手问。


  爆豪胜己的脚步一顿,声音突然拔高,“我无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然后就在你惊吓的目光下,他开始发光,是那种好看的暖色光芒,在太阳的照射下虽然不是很明显,但距离他很近的你还是看到了。


  初次见面,你就知道了他的秘密。


  


 第一次约会。


  “我得了两张票,你不去就扔了。”奶金发色的少年用拳头抵住唇,侧过头,语气凶凶的。


  两张游乐园的票紧紧握在手心里,皱皱巴巴的样子,粘上了汗水。


  你低下头用双手捂住脸,耳尖从发丝漏出来,红红的。


  他好可爱。


  她好可爱。


  

  去游乐园那天去的有些晚了,到的时候园内到处是长龙一样的队伍,弯来弯去。


  你踩着特意穿出来的小高跟,踏了两步踟蹰着。


  过山车上的人随着极速的飞驰大声尖叫,斩破风声冲上天空,又飞快驶向低处,来回环绕着或圆或弯的轨道。


  ……虽说不是第一次出来,但第一次约会就坐这种刺激项目会不会太奇怪了。


  “那人少,试试那个?”你找了个相对人少的地方,说是人少,也挡的勉强才能看见是个鬼屋。


  爆豪胜己皱着眉咬了一下刚刚买的冰淇淋————你非要试试两个口味,热辣的太阳试图把它变成糖水。


  “行。”


  爆豪站在买票的栏杆里面,你在人群外面像个后勤队一样殷勤的把小电风扇冲着他,排队买票变得好像要上场比赛。


  “热吗胜己?”


  “喝水吗?”


  “还吃冰淇淋吗?”


  你时不时还对他绽放个大大的笑脸。


  对爆豪胜己来说你就是第二个太阳。


  他凶巴巴的扶住你的脑袋,看似凶狠的亲了一下唇。


  “不热了。”


  轮到你热了。


  


  你在进去之前就怂唧唧的恳求他,“能不能握住我的手QAQ”


  “不要。”他还特意把手背到背后,你只能握紧自己背包的小带子。


  委屈巴巴.jpg


  但他还是在踏入的时候揽住了你的肩,成长期的男孩肩膀还不算伟岸,却也正好能护住一个你。


  你在黑暗里温暖的笑了。


  


  你给爆豪胜己表演了一下什么叫做当场暴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仅剩理智压制住你没蹦出一连串的卧槽。


  还不如去玩过山车呢QAQ


  你握住爆豪胜己的手的力道忍不住加大了一些,“好黑啊好可怕。”


  你总算恢复了点理智,又想起来芦户她们交给你的秘籍。


  “要表现的柔弱一点!”


  “对对对男生都有保护欲的。”


  女生们叽叽喳喳的给你出注意,说了一大堆你只记得这几句。


  


  没想到他轻声咳了几声,声音有些僵硬。


  “你今天穿的很丑。”爆豪胜己张嘴。


  “???”


  这是约会该说的话吗??你脑子一懵。


  却发现男孩身上亮起点点荧光。


  突然开心。


  “而且说了很多话,很烦人。”


  荧光又变为点点星光。


  “也不想和你出来约会。”


  “……”


  “……”光变得越来越亮。


  “……”


  “我一点都不喜欢你。”最后一句像是从舌尖滚过好多圈,直到磨软了语调。


  你的脸颊突然爆红。


  爆豪胜己身上的光亮已经足以照亮前行的路了。


  “我也一点都不喜欢你!”你不管不顾的亲上去。


  明亮的光照在你身上,好似你也在发光。


  


  


  


  你助跑了一小段路程,猛地跳到爆豪胜己的后背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把侧脸抵在金发里。


  爆豪胜己被你带来的冲力压得一个趔趄,脚步往前挪了两步才站稳,手臂托着你的腿就把你背起来。


  “喂你又要干嘛?”


  你笑着抽出一只手去捂他的眼睛,从你的角度只能勉强看到一个侧脸。


  爆豪胜己的眼睛从来都是过于骄傲,红色的眼睛被遮挡起来后,才有了他这个年纪的少年感。

  


  “胜己胜己,”你在他身上晃荡着腿,“我要是瞎了怎么办?”


  他就这么背着你往前走,眼睛还是捂着的,听着你小声的指挥避过障碍。


  “那就带你去医院,再晃腿就把你扔下去。”


  男生的睫毛戳着你的掌心,“还治不好呢?”


  爆豪似乎被你问烦了,“那就扔了吧。”


  你拿下手重新搂住他的脖子,声音带着笑气说,你骗人,都发光了。


  然后又有一点失望,“就不能说要养我一辈子嘛?”


  “那你呢,我看不见了你怎么办?”爆豪像是被你的气笑了。


  少女柔和的声音听起来异常认真,轻轻的通过空气传进他的耳朵里,像股水流,热意绕着心脏回旋。


  


  “把我的眼睛给你啊。”


  


  


  


  

  “坚持住,胜己。”你背着他一步一步艰难地向山上行走,肩上的男人一只眼睛已经睁不开了,血污蹭在脸上,身上。金色的头发也被污泥浊水弄脏,难得啪软在头上。


  你咬咬牙,把他扶在一棵树下,背靠着树干,爆豪胜己的情况不怎么好,甚至有些糟糕,一只手上的英雄设备已经碎裂的丢失,上半身几乎只剩下衣服的碎片。


  “你等等我。”你待他点头后,才走到一个稍微远的地方,使用个性试图通知绿谷现在所在方位得到支援。


  后来的你在无数个黑夜惊醒,懊悔自己不应该留下重伤的爆豪胜己,哪怕得不到支援,哪怕你也死在树木蔽天的高山森林里。


  “快走!!”


  敌人来得那样的快。


  当你回头去望的时候,心脏骤然停下。


  血液从伤口喷涌,好似巧手的绣女用着血红的丝线,鲜红狰狞地将花绣在爆豪胜己的胸口。


  世界开始了毁灭。


  声音轰隆,滚石从高处坠落在地上。


  在这短暂的一刻里,世界好似暂停了。


  有个正在哭泣的孩子,吃力的拿起小铁锤,砸着钉子,钉在你的心上。


  “啪。”一锤。


  “啪。”两锤。


  “啪。”


  

  你不知道自己如何奔跑过去的,眼泪在抬头的瞬间冲破眼帘,一大颗一大颗地落下,你感到举步维艰,处处都是薄冰,每一步都好像小美人鱼在刀尖上行走,从发丝到脚趾,身体每个毛孔都扎的生疼。周围高大的树木仿佛变成碎片消散,世界就是一片荒原,尽头是胸前血红一片的爆豪胜己。


  你看不到抬手准备杀了你的敌人。


  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怎么可能会……


  


  支援却在这个时候到达了。


  太迟了。


  你的脸上下着雨。


  泪水从眼眶里流出,将脸上的血污冲刷出两条长长的道子,眼泪模糊视线,脚下凸起的石块把你绊倒。


  你哭泣着爬向他,跪在地上,紧紧拉住他的手,才发现自己整个人都是漂浮的,似乎地球引力在这一刻对你完全没有作用,只要放开爆豪胜己的手,你就会掉进天空里。


  你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能抱着他的手,将自己的脸颊深深的埋进他的手掌心。


  你痛苦的抽咽着,看着他身体躺在地上,用沾着些许土灰的手,手忙脚乱的做着心脏复苏,笨拙的按压。


  血渐渐开始缓慢下来,心脏依旧平静。


  一定是弄错了,一定是我的眼睛坏了。


  可是直到你的双手沾满了他冷掉了的血,直到你感受到他的身体变得冰冷僵硬。


  你终于枯萎在失去爆豪胜己的世界里。


  你低头一下一下轻轻的亲吻他的脸,期待他突然醒来,很生气地看着你,让你别打扰他睡觉。


  绿谷出久看着眼前的一切,眼里的痛处几乎淹没,他走到你身后,蹲了下去,握着你的肩将你分开,泪水也开始决堤。


  他的哭泣声越来越大,你傻傻的转头看他,把食指放到嘴唇上,对绿谷说,“嘘。”


  “胜己只是睡着了,你别吵醒他。”你小小的用着气音说着,眼神懵懂的好像不认识眼前的绿谷出久。


  他看着你,满眼的绝望与怜惜。


  


  警察来了,带走了敌人,也要带走爆豪胜己的尸体。


  你看到他们将爆豪抬起来,发疯一样冲上去,却又被绿谷出久紧紧的拉住了。


  疯狂。


  你将自己手上的血污抹到了绿谷出久的肩头,然后狠狠的咬了下去。


  没有使用个性,只是狠狠的咬了下去!


  绿谷出久颤抖了一下,任由你咬着。


  脏兮兮的灰尘泥土混合着铁锈味,直到有新的味道融进来,你才松口。


  “你为什么不早点来,为什么不早点来!”你握着拳头,如雨点敲打他的胸口,眼泪再次刷的一下夺眶而出,泪水模糊了视线,脑海里全是嗡嗡声,自己的哭声和绿谷出久的闷哼声,全然听不见。


  你看着绿谷出久因痛苦而扭曲的脸,无力的顺着树干瘫软下去,是爆豪胜己最后体温残留的地方,眼泪溢进嘴里,咸苦的。


  浑身颤抖着磕在树木上,一下又一下,嘴里断断续续地呢喃,“胜己,你回来啊,你回来吧……”


  你哭的站也站不起来,额头磕出血,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直到绿谷拦住了你。


  他阻止不了你的哭泣,只是拦住你的自残,呆滞地望着一望无际的森林树木,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着话,“小胜知道了你这样,他会比你更难过。”


  他说得极缓慢,你却听得浑身一震,急忙用力去擦干眼泪。


  因为他提醒了你,你这样他会难过。


  


  


  很多年后,你坐着轮椅,腿上盖着一条小毯,在树荫下含笑看着阳光里捉蝴蝶的外孙。


  没一会儿她就蹬蹬的跑来,两只手拢在一起,你能想象出蝴蝶在她的小手心里扑闪着翅膀的样子。


  果然,他张开手掌,一只浅黄色的蝴蝶飞上你的肩头,你歪头看着那个小小的生命,有些回忆。


  “外婆,什么是初恋啊?”


  你威了有些不明白,小男孩为什么会问出这个问题,“怎么问起这个?”你拍了拍他的头,肩上的蝴蝶惊起,翅膀扑朔慢慢飞向远方。


  “是你第一个喜欢的人,是斑马的斑纹,是阳光灿烂时节,春风细细的温抚。”你说得那样美好,心里却沉如千斤。


  “那外婆的初恋是谁呀?”


  你的眼神跟随着那道忽上忽下的浅黄,恍惚间好像又看到了那个黄发的骄傲少年,他站在你的视线里,也征征的看着你,你以为是做梦,使劲掐了掐手心,生疼生疼的。


  随后他转身,脚步不停,奔向前方。


  你无力的张了张唇,眼泪不知何时不请自到,一颗颗簌簌的掉出眼眶,烫伤了你的心,又烫伤了你的唇舌。


  “他是个,会发光的少年啊……”


 





文风成迷,感谢观看。

死人是最下等的虐,我连最下等的也写不好,走了走了(插兜)

话说原来还有雷为名气写文的吗,那为钱写文的呢

因为过于贫穷,二手也买不粗去,打算去小说网站碰碰运气,扑个几十本总有能签约那天,老福特以后就少更了

想上千粉_(•̀ω•́ 」∠)_


【轰焦冻tian枪play】【绿谷出久zw男孩】

“把你知道的部署说出来。”

少年半红半白的头发上盖着一层灰扑扑的尘土,手臂上的肌肉因为过度使用微微颤抖,但手里的枪却稳稳的对准了你。

你惊讶敌方竟征用了未成年的孩子,甚至让他深入战场。

“你们国家已经没人了吗,让小孩子上战场?”你的声音里充满恶意,唇上的血有股铁锈味。

说完自己都觉得有些荒唐的悲哀。

轰焦冻毫不犹豫向你的肩部开了一枪,血从衣料透出来,染红一片。

双手被反剪在背上,地上的石子硌得脸生疼。

少年把枪口举向天空,“砰”地又开了一枪。

“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他把枪又指向你。

你闭上眼睛。









后面走链接,链接走评论

求推荐和评论

文风成迷,感谢观看

【茂灵】三次表白

  “今晚月色真美。”

  影山茂夫突然站住,停在路边没由头的说了这句话。

  灵幻新隆就走在他旁边,影山停下来的时候他也慢慢停了,听他说这句话时,侧头看了一眼站那儿的影山茂夫,又抬头看了眼日头正烈的太阳,阳光刺得很,打在脸上晒得有些红。

  能言善辩的诈骗师难得张开嘴又闭上了。

  “说胡话呢?”

  “没。”

  “走,今天请你吃冰淇淋。”

  后来影山茂夫拿着冰淇淋,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也没再提自己那句没头没尾的话。

  至于年长的“灵能者”,也只顾着舔掉快流到手上的糖水,早就忘了。

  第一次莫名其妙的表白,就算揭过去了。

  

  回家后被追问的小酒窝嘲笑了一下。

  影山茂夫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应该郑重其事的表白,就从嘴里飘出来了。

  只是并肩在阳光下走的时候,想起了以前的马拉松比赛。

  阳光,灵幻新隆。

  就是世界上最温暖的东西了。

  

  灵幻还真不清楚年轻人的流行语,那句含蓄过头的表白。

  灵幻新隆已经算不上年轻人了。

  那就突如其来的表白,就当没发生过吧。

  反正还有下次。

  

  深夜从梦中惊醒。

  猛然从床铺上坐起,大口喘着气,额间的刘海被汗水打湿,湿哒哒的粘在脸上,心脏似紧张到极点般难受的抽动。

  影山茂夫伸手拨开刘海,才完全睁开眼睛。

  寂静的房间里只剩喘息声,夹杂着心跳的声音。

  梦里的灵幻,发是金色的。

  脖颈是修长的。

  胸膛是紧实的。

  腰是瘦削的。

  再往下茂夫没敢一眼看到底,掩饰的移到别处。

  师匠手指的关节都是粉色的。

  甜腻的粉色。

  口干,舌燥。

  灵幻新隆的唇也是粉色,让影山想起开放的樱花。

  即便在梦中也未敢吻上去,咬上柔软的唇,从唇角舔过唇珠,再入一步,缠上未曾与人共舞过的舌。

  梦到此便醒了。

  抑制住心脏带来的恶心感,跑去开了窗,凉风从窗口打着转吹进来,吹散房中燥热的气息。

  影山茂夫从窗口看出去。

  “月色真美,师匠。”

  

  

  下次这个时间听起来不是遥遥无期,好似近得很,时间却也慢悠悠晃过去几年。

  本来龙套的学习就不怎么好,家里又不催促,高考年也不紧张,灵幻工作室的打工一直也没断。

  “喂,龙套,过来一趟。”

  “好。”

  除灵用时不久,但算上路上花的时间,已经有些晚了。

  再不表白就来不及了,影山茂夫。

  师匠已经不止一次透露过不干除灵的想法,他们的关系稳固的持续了十几年,又脆弱得像泡沫。

  不除灵就会渐渐没有联系了吧。

  本来就是一个大人一个孩子,没了超能力在中间维系,终究会渐行渐远。

  茂夫不想多年后将这个喜欢,归结成年少轻狂,只单纯想留下前面那个穿西装打粉色领带的男人。

  灵幻收过钱没见龙套跟上来,步子都没挪动,只是扭过头。

  看到了影山茂夫一直放在他身上,复杂的眼光。

 二人目光交汇,仿佛是河流朝山时,阻断后在下一个山口的汇合,不亚于盘古开天辟地,神说要有的光。

  悸动。

  又看到他张开唇,露出柔软的红舌。

  “月色真美,师匠。”

  “我喜欢你。”

  

  

  

什么东西啊这是……脑洞是美好的,写出来是辣鸡的打扰了

最后一次回应——麓莉丝“刷热度”“我英乙女抱团”事件总结

我们这边的道歉。

我就是里面那个被拉住的小朋友ヾ(Ő∀Ő)ノ我去怼人了,所以在这件事解决以后我来道歉。

但我不后悔支持麓总,支持所有亲友

不后悔怼了另一边。


我仅仅对自己的态度道歉,同时也期待对面和一切怼过lls的人早日道歉。

也记得别忘了444同时给diss照片的事情道歉,事不大但是我记得(也可以当做没看见)。

就是这样,我对我的言论态度道歉。

在此,认认真真的说,“对不起。”


qwq:






占tag致歉


这辈子第一次的@献给我英乙女


  @麓莉丝 @南十六  @d1001101010  @7原  @若来年终于  @怜  @同仁堂甩手掌柜穆白  @一个二-沙雕浓度百分百  @千雪  @天王星松果有限公司  @希德勒斯顿夫人赤锁  @リリアーナ 

祝抖森森生日快乐,顺便我们隐婚十年的消息也在今天一起宣布了吧。
祝这位身高188,腿长127的英国第一腿,圆规精生日快乐!!!!!!!!!
情敌休怪我刀下不留人。
不说了,抖森让我早点睡,我回我老公怀里睡觉去了。